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原标题: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为了创造更舒适、更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建筑环境,建筑师、工程师和开发商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,合力建造越来越绿的建筑。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上海苏州河畔,行人走过昌化路桥,身后是2020年落成的“天安千树”。澎湃新闻记者 周平浪 图

带有树木的建筑物不是新鲜事物。古代神话中的巴比伦空中花园,通常被想象成阶梯式宫殿,栽种许多树木,灌木和奇花异草。而美洲的印第安人则认为,没什么东西能比树高,为维护环境和谐,在房屋框架完成后,便将一棵树放置于建筑物顶部以示尊敬。

欧洲也有类似做法。最早在斯堪的纳维亚的建筑物都是木头做的。人们相信树亦有灵,任何建筑工程都需向森林陈述这样做的正当理由。在框架工程完工后,将一棵树放在房屋顶部,以使树的灵魂可以安息并保佑此房屋的居民平安健康。当然,这也是一个邀请大家前来恭贺乔迁之喜的信号。

体现这种象征意义的做法,直到近年来也不难见到。除了将树作为庆祝成功封顶或完成主要结构的吉祥物之外,在屋顶种植一颗真正的树,作为送给未来使用者的礼物,也是不少建筑师的奇思妙想。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移居高楼的树

为与大自然关系更亲密,世界各地总有人在树上搭建房屋。而近年来,将树引入中高层建筑的做法也越发常见。

当下绿色建筑复兴始于1970年代。能源危机加上人们环保意识日益增强,使建筑师和工程师对可持续发展进行更周全的考量。尽管有许多不同的可持续建筑设计方法,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和工程师还是选择将绿化屋顶、绿墙等整合到建筑物中。在现有结构中增加大量植物种植区,以替代城市中减少的绿地,或改善热岛效应,或创建绿化空间,缓解住在城市密集地区的人的心理压力。

奥地利艺术家、建筑鬼才百水(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)就是这项实践的先锋代表之一。20世纪80、90年代,他在维也纳和奥地利其他城市留下了大量充满活力的作品。他曾说:“一个人的梦,就只是个梦而已。大家都有这样的梦,梦就成了现实的起点。” 百水一共建成了10栋被称为“自然与人和谐共处”的“百水屋”。这些当时看来怪异的建筑,如今看来非常时髦。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维也纳百水公寓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布鲁茂温泉酒店(Rogner Bad Blumau)

临近21世纪,将植物整合到建筑中,这个趋势越发令人兴奋。雄心勃勃的项目不断出现。

芝加哥从2001年开始,鼓励建筑业主将现有屋顶转换为绿色屋顶,并沿旧城区基础设施建设线性公园。他们大概是从巴黎的Promenade Plantee(1993)改造得到灵感。它也激发了广受欢迎的曼哈顿高线改造项目(2006)。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芝加哥屋顶绿化改造项目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巴黎,Coulée verte René-Dumont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纽约高线公园

除了既有建筑的改造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高层建筑案例之一,是日本福冈的文化中心ACROS。 这座由Emilio Ambasz设计的14层高楼,1995年首次向公众开放,宽阔的露台边缘处设计了可深植花木的种植槽,使树木能尽量生根。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几年前,“Bosco Verticale”双塔(2016)在米兰落成,刷新了传统上绿色建筑的谦逊面貌。它是首个被树木完全覆盖的高层建筑建成实例,由Stefano Boeri Architects事务所设计,两座塔分别高112米和76米。显而易见,它在外观上相当成功,成为闪亮的焦点。环绕建筑而上的九百棵树木,最初种植时达高3-6米,最高可以长到9米。

包含树木的建筑物,当然需要进行特别考虑,用额外结构加固。这些额外钢材的含碳量,以及相应的维护需求,要求项目团队采用奇思妙想来平衡多余的碳足迹。例如使用米兰多余的地下水来浇灌树木。这种新型建筑在外墙上堆积了大量潜在易燃有机物,定期修剪和灌溉对减轻火灾风险非常必要。管理者还需确保土壤中有机物含量相对较低,以减轻生化污染。

无论如何,Stefano Boeri的绿色双塔取得了全球关注。他们目前正在瑞士、中国和荷兰等地展开几个类似项目。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 是在楼房上种树,还是在树旁修楼房?

问问树想要什么

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立场,发布时已注明来源,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,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zuobaini.com/info/5773.html